| 设为主页 | 保存桌面 | 手机版 | 二维码

郑州中泰机械设备有限公司

包装机 灌装机 打码机

产品分类
  • 暂无分类
站内搜索
 
友情链接
  • 暂无链接
玩彩哪个平台最大
大平台里套着无数的小平台彩生活想玩出什么新花样?
发布时间:2019-04-08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        
 

  在见地君看来,“彩生活生态圈”类似互联网公司,段斐钦津津乐道的是“App store”、“场景”、“创新”等字眼;但它仍摆脱不了物业公司的基因,因为说到最后还是“维修师傅”“业主打分”等事情。段斐钦说物业公司如果可以自己开食堂,那做物业干嘛。

  随着分享经济成为一门显学,物业公司成立社区O2O平台已不算什么新鲜事。彩生活的“彩之云”之后,万科物业的“住这儿”、中奥到家的“爱到家”、绿城物业的“幸福绿城”纷纷加入。

  根据中国房地产TOP10研究组发布的《2016中国物业服务百强企业研究报告》,百强企业2015年多种经营收入总值189.94亿元,增长率为3.94%,占营业收入的16.73%。目前彩生活的增值服务收入占比为12.4%,接均值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在这12.4%的增值服务中,有一块业务逐渐崭露头角,就是彩生活的孵化器平台“彩生活生态圈”。

  彩生活在2014年刚上市时,开始尝试选取一些初创型企业,不从其佣金中抽成,而是以入股3%-10%的形式培育它们。生态圈提供“彩之云”平台和用户入口,载体是有偿租赁的办公室工位。

  地产或物业公司做孵化器当然也不稀奇,除了彩生活,潘石屹的SOHO、深圳的星河地产等都尝试了或大或小的孵化器项目。彩生活的特殊性在于,它是有地产背景的孵化器中少有的垂直类平台。它提供了无缝对接的用户入口,即被选取的均是物业服务类公司,包括家电维修、保洁等,它是一个标准的垂直类孵化器。

  由于彩生活的O2O平台启动较早且运营较为成熟,孵化器借势起来就更为顺畅。据彩生活介绍,目前生态圈孵化的垂直应用共有20个,被命名为“E系列”,如E师傅、E能源、E绿化、E安全。其中E师傅的估值已达1亿美元。这种模式给彩生活带来的好处是节省了现金流,并在孵化成功之后会得到不菲的分红。

  位于深圳的第一家孵化器现在已租满,第二家于上个月底在长沙开业,上海的办公室已装修完毕等待开业。

  花样年的创新从来都不是一帆风顺。其养老板块在计划发布后最终难产,2011年,花样年耗费3.16亿购入深圳南山的一幅地块,计划打造能够提供150间房的养老公寓。直到2013年,公寓仍未动工。到了2014年,潘军改口称“养老地产必死”。

  花样年曾试水酒店REITs,但因其酒店业务不佳的盈利能力和国内尚未成熟的大环境,通过REITs进行金融转型也未能成功。潘军曾在接受见地采访时称自己一个悲观主义者,花样年每年会拿几千万出来试错。

  相比之下,生态圈稍显幸运,在国内众创空间频现倒闭潮后,逐步成为能影响彩生活格局的业务板块。

  见地君由此专访“生态圈”负责人段斐钦,一探究竟。我们的见面被安排在深圳华侨城创意园的一家咖啡馆,见面时间是上午11点,段斐钦刚刚结束了一场与生态圈入驻企业的会议。

  在见地君看来,“彩生活生态圈”类似互联网公司,段斐钦津津乐道特彩吧齐中网,http://www.ohappymall.com的是“App store”、“场景”、“创新”等字眼;但它仍摆脱不了物业公司的基因,因为说到最后还是“维修师傅”“业主打分”等事情。

  段斐钦说物业公司如果可以自己开食堂,那做物业干嘛。对于媒体经常将万科物业与彩生活做对比,以及万科物业常在公开场合质疑彩生活模式甚至帐目问题,段斐钦提到了2006年与万科频繁较劲的顺驰。

  段斐钦:对,当时我在招商证券。其实更早的时候,我在大型的地产公司,泛海、华侨城。我在2010年到2011年的时候,就认为地产公司应该关注社区的发展。因为对于存量的市场,社区是个很好的入口。我最开始是帮助彩生活上市的,后来觉得深圳居然有这么一家企业,就来了。

  段斐钦:生态圈是在2014年初提出来的。为什么要做这个战略?我们把社群当作入口,作为平台资源来说,必须要多样化的服务,一方面是基础物业,一方面是到家需求。当你面临这样的需求时,你如何适应用户的需求?这是一个挑战。

  当然彩生活会面临两个选择,一个是自己做这些服务,像万科一样,你开食堂,就算你开家食堂,这家食堂专业吗?如果物业公司的人会开食堂,他去做物业干嘛?还比如咖啡馆,物业也不需要自己去开咖啡馆,因为它的薪酬跟做物业的薪酬是不一样的。

  段斐钦:那你见到它的食堂扩张了吗?就那么几家对不对?做不大的嘛。2010年以前,彩生活就尝试过卖米、卖油,批发转零售赚差价。但后来发现,这样组织体系做不大,一个是无法扩张,二个是无法管理。

  所以那时候彩生活就尝试做一个App Store,我们其实做的是社区服务平台。我们所有的产品公司根据产品特征在平台上得以成长,这个成长丰富了整个社区服务的供给,满足了需求。我们只要求把数据打通,开放用户资源,这样平台的作用就发挥出来。生态圈的核心要素是创造产业场景。

  段斐钦:他们不是自己做维修、保洁这些,这群年轻人做的也是一个平台,把小区周边的维修师傅、保洁阿姨全部串联起来。所以我们相当于“大平台里套着各种小平台”。

  段斐钦:不会。孵化器分为三种类型,一个卖工位的,二个搞政策红利变现的。三个是我们这种,提供产业场景。而且我们对租不租这些工位不做硬性要求,像E袋洗在长沙有自己的办公室,他们就不考虑来租,但我们依然能以入股的方式合作,他们需要我们的平台,我们需要他们的服务。

  段斐钦:嗯,有这方面的原因。但生态圈是追求独立的,就像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,急于挣脱父母,离家越远越好。我从一开始就想着,绝对不找唐总(彩生活总裁唐学斌)要一分钱,我还要赚钱。

  段斐钦:我认为利润的东西永远只是一个结果,核心是效率。很简单,比如你设想你是一家报社的总编,你下面有200个编辑,内容会分成不同的板块,200个编辑分配到这些板块中去,这是第一种。第二种是把这个平台开放出来,每一个板块独立运作,你可以在里面挑选一到两个leader。

  第一种会出现什么情况?所有的人都会去问主编:“您看我的工资给多少?”你一天到晚操心给他多少工资,鬼知道他能完成多少事。如果是第二种操作思路,每一个板块只会问leader:“我们今天赚多少钱?我们今天要做多少事?”

  所以让leader去创业就好啦,就“包产到户”嘛。我就不明白了,现在很多大型的地产公司连这个道理都不懂,他还说什么互联网思维。

  见地:报社总编过稿,是要防止稿子出现重大错误,生态圈如何把关所有创业团队的质量?

  段斐钦:质量通过评价体系保证。我们建立了一个评价体系,整个服务流程透明化。每一次服务完成,业主就评价,只要有一个师傅被打了三分就要被砍掉,这是游戏规则。

  见地:花样年在全国并购了100多家物业公司,之前在南京接管万达物业的时候发生冲突。彩生活做孵化器,怎么处理交接时的矛盾?

  段斐钦:物业交接出现问题是正常的,这是物业公司在并购和交接过程中普遍会面临的问题,并不是彩生活的个例。我们的彩之云也欢迎之前的师傅来注册,并非仅限生态圈的商家。最后留下谁还是靠评价体系,谁得了3分或3分以下谁就走。

  段斐钦:没有具体的对标,短期目标是8年内收入占比达50%,长远的目标当然是占比越高越好,而且争取全面覆盖彩生活的小区。

  见地:万科物业的朱保全说他不认可物业“拼盘”的价值,他们坚持一体化运营,类似万科地产做标准化住宅。你怎么看待这种观点?

  段斐钦:专业外包是趋势,现在新加坡、香港都是专业外包。先制定标准,再进行外包,与“什么都揽摊子自己做”是两码事。

  见地:彩生活刚上市的时候,不少同行质疑过你们的模式;万科物业的朱保全提醒媒体看彩生活的表外负债。社区O2O之后,孵化器又是一个新概念。怎么看待这些质疑?

  段斐钦:就像我刚才说的,生态圈做的就是70年代“包产到户”的事儿,包产到户之后是改革开放,整个国家从计划经济时代突围出来。这种改变很多人脑子是转不过弯来的,我记得直到90年代,还有人不能接受。

  就像家电企业,格力最开始说要养自己的维修师傅,可是越做越大,人养得越来越多发现不对了,你看格力现在,只能提高维修费。2006年,最喜欢公开跟万科较劲的是顺驰,当时万科和现在的我们一样,什么都没说只做自己的事。后来顺驰什么结局大家都知道了。

  2018年监管部门对于乱象整治工作中的大案要案会坚持顶格处罚。[查看详情]

  北京怡生乐居信息服务有限公司 北京市海淀区北四环西路58号理想国际大厦806-810室

  乐居房产、家居产品用户服务、产品咨询购买、技术支持客服服务热线:新房、二手房: 家居、抢工长: